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特斯拉等3500家美企起诉特朗普:还钱!还钱!还钱!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爱游戏网

立即订阅▲收听音频

只要有足够定力,中国或将在贸易摩擦拉锯战中获胜。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最近的特朗普真是焦头烂额,又要准备大选,又要面对疫情,还被美国3500多家企业起诉了。

事情是这样,9月23日,以特斯拉为首的汽车行业,起诉特朗普的关税政策,起诉的目的,主要就是退钱——连本带息地把被税的钱退回来。

特斯拉向彭博社透露,因为关税政策,他们在2018年第四季度损失了5000万美元的利润。

小巴特意查了一下特斯拉2018年年度的营收状况:总营收才刚超2000万美元,净利润约为400万美元。也就是说,如果像特斯拉对媒体声称的那样,那光第四季度的亏损就是全年营业额的两倍多。

数据来源:2018特斯拉年报

这番哭诉,我们姑且一听,但看得出来,特斯拉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向特朗普政府施压,以求拿回因关税造成的损失。

其实,特斯拉烦恼这件事已经很久了。早在2018年7月关税政策刚开始的时候,特斯拉就已经提出了“征税豁免”的申请,因为从中国进口的车载电脑,被特斯拉视为Model3的“大脑”,对它加征关税,给特斯拉造成了关键性损失。

可惜,那次申请未果。

于是,这次联手别的汽车企业,特斯拉卷土重来。

包括特斯拉在内,本次上诉的企业中,还有奔驰、沃尔沃等知名汽车公司。这些公司的电子元件、电脑以及显示屏等零部件,都是从中国进口的,而它们很不幸地被列入了对华加征关税清单3与清单4A。

* 清单3对约200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清单4A对120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征收7.5%的关税。其中,梅赛德斯奔驰指责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实质上严重影响了美国企业的发展。除此之外,3500家公司中,小巴发现也有不少其他知名企业,比如以polo衫闻名的时装品牌拉尔夫·劳伦,家居用品商家得宝以及联想的美国子公司等。当然,这些企业并不是第一批跳出来抗议特朗普对华关税的。

2018年,自特朗普掀起中美贸易摩擦开始,许多美国企业就对该关税政策相当不满。一直以来,他们都需要从中国进口大量的零部件,在这一政策下,生产成本的提高严重影响了企业效益。也就是从那时候起,陆续有企业因此起诉特朗普政府。

除了起诉,不少企业被迫展开自救。

据美国CNBC2019年8月的报道,刚才我们提到的家得宝公司就曾对其透露,自己已将一些中国的工厂转移到了中国台湾、越南等地。

根据国际货运公司DHL的数据,从2018年7月贸易摩擦开始,就陆续有50家美国公司寻求把工厂从中国搬运去东南亚的机会。当年6-9月,DHL陆续接到运送原材料、生产机器、货物等美国企业的运单。

DHL官网2018年6-9月运货数据

综合以上,小巴心里也有了新的疑问:为什么这些美国企业仍然要起诉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关税政策?美国企业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程度有多大?从目前看,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是否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截至目前,中美贸易摩擦给双方带来了哪些影响呢?

就这些疑问,小巴请教了一些大头,他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其实,美国依赖中国制造业的说法不大准确。美国对海外的制造业都依赖严重,而全球的制造业对中国都依赖严重,最终导致了美国对中国制造业依赖严重。

对于特斯拉这些美国汽车企业来说,他们依赖中国,把组装线放在中国,主要是为了贴近市场,而不是我们想象的降低成本。中国现在是爱游戏app官方下载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和消费国,所以美国汽车行业的供应链爱游戏app官网下载、零部件都要贴近客户。

于是造成了主机厂还是全球布局的,但是汽车的零部件厂商,特别是尺寸规格比较小,相对运费占比不大的部件,基本集中到中国来了。这个格局一旦形成就没有那么容易转移出去。

为什么呢?主要和汽车生产本身的特殊要求有关。具体有两个原因:

1. 汽车零部件的供应商入门门槛就高,体系伸延得非常长。和家得宝不同,家得宝这类家居产品供应链比较简单,没有那么长的链条,行业进入的门槛也不高。但相比汽车行业就需要一个比较长的周期。

2. 汽车涉及到的零部件很多,它需要一个供应配套。世界上除了中国以外,很难找到一个国家能在有效半径内,有这么完整的工业配套。

举个例子,一个车的底盘就涉及到很多门类:冶金、材料、金属精加工、模具等。只有在中国,可以在一个很短的半径,比如三五百公里之内买到所有零部件,在其他国家很难做到。

那么综合这些因素,我认为特斯拉等车企起诉的根本目的,并不是为了退回关税或利息,而是希望能将汽车行业的配件供给,彻底从关税名单中排除。美国有一个关税排除名单,一些美国无法生产却不可或缺的行业,比如稀土,就在排除名单上。美国车企本质上,是想上这个名单。

再来说说这件事背后的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很多人都关心这场拉锯战对双方有什么损失,这么想其实不太确切。贸易摩擦实际是中美两国经济结构和宏观经济因素发生重大变化的集中体现。

无论是现在的摩擦,还是过去三四十年的蜜月期,都是综合考虑两国经济发展各方面要素的选择。过去三四十年,中国最大的挑战是就业,美国是通胀,所以美国的制造业大量向中国转移,双方一拍即合。

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情况发生改变。美国自2008年以后实行量化宽松,通胀压力也不大了;而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就业人口就负增长了,就业压力也不大了。所以,制造业转移的内在驱动力就没有了,两国的合作就有了矛盾,关系进入了新阶段。

因此,贸易摩擦是一个趋势,而且任何一件事的发生,一定有两面性。宏观上来讲,中美之间短期可能有损失,但长期也可能获益。

对中国来说,可以促进经济结构的调整以及满足去产能的需求;产能包括出口、投资与消费。对美国来说,部分的产能转移回国,可以刺激经济与产业的发展,增加就业机会。

3500家企业起诉美国政府背后,我认为有三个原因:

1. 前不久世贸组织裁定,美国依据301调查报告,对中国2000亿输美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的行为,违反了全球贸易规则。这实际上给提起诉讼的美国企业提供了一个法律依据。

2. 中国市场的庞大程度在全球都少见,没有一个美国企业愿意放弃。比如高通芯片60%的整体营业额由中国市场提供,这也是高通游说美国政府,呼吁取消对华为禁令的原因。况且,连续三年的贸易战之后,美国企业的韧劲已经不够了。

3. 这是我的一个猜想。就特斯拉而言,这次起诉的动作其实不排除是对中国市场的一次广告行为,来获得中国市场的青睐。因为特斯拉的新能源电动汽车,和中国提倡的新能源、双循环、拉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不谋而合。

其实,中美企业之间从高端到低端的产业相互依赖都很强。其中有70%的中间品,是由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以在美国多次举办的对华高额关税政策听证会上,90%的企业都是反对的。

我们再看一下贸易摩擦以来中美贸易的情况:美国经济分析局对华货物贸易逆差的数据显示,2018年为4179.88亿美元,2019年为3442.39亿美元,2020年Q1逆差为614.03亿,Q2为805.12亿,这意味着贸易摩擦并没有阻断美国的对华进口。

那贸易摩擦对我们的企业有什么影响?实际的影响得看企业类型。如果企业产品议价能力高,产品竞争力强,其实不会受影响,比如说大疆这样的企业,其产品性价比很高,影响较少甚至没有。

而服装产业整体受影响较大,但也有例外,比如苏州常熟有一家服装厂进入了美国本土超市的供货体系,所以关税对其打击有限。

因此,在这场拉锯战中,中国只要有足够的定力,我认为是可以胜利的。

这次特斯拉等企业起诉美国政府,踩在了一个关键的时间点——疫情尚未结束,大选即将到来。我们不妨猜测,选在这个时间点,不排除是挑在特朗普政府示弱之时,对他施压。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现阶段美国疫情依爱游戏注册下载然严峻,美国部分产业仍处于停工停产阶段,其实是一个更需要依靠海外制造的时期。之前许多美国企业就已经习惯了与中国的合作,首选中国肯定能节省很多磨合的成本。

此外,相比美国国内,由于人工成本和汇率等影响,中国制造的产品依旧有价格优势。而且这些年中国制造业的品质逐渐完善,所以中国产品是物美价廉的。

当然,美国企业也可以将工厂转移至越南等国家,来避免高关税。但这些国家的产能,远远无法满足所有美国企业的需求与民众的需求。可以说,能提供这么大产量的,以及拥有完整产业链的,目前为止也只有中国。

再者,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也得罪了一部分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在关税政策中遭受损失,转而支持拜登,并用资金和资源影响特朗普的支持率,那就踩到特朗普的痛脚上了。想要在大选中赢得这些集团的支持,特朗普需要做出让步。

因此,他们选在这个时机提起诉讼,应该是有战略性考量的。

其实,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中国相应也会在出口时加价来反击,这是自由贸易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尤其在疫情期间,美国必须要依靠来自中国的超市供货、应急物资等,中国在这时给予加价,美国企业和老百姓很可能要负担双倍的价格。

从这个角度来讲,美国政府拿起的关税大棒,并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甚至还挥向了自身。

作者|周倩雯|当值编辑| 邹燕珠

责任编辑|何梦飞|主编|郑媛眉

解读企业背后的危与机

今天,听吴晓波说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总编为好友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